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成人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民工强暴我

作者:admin人气:1607来源:


民工强暴我

李忠国的徒弟也是个不错的小伙,名叫张顺,黝黑精壮,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话不多,特别爱笑,一口白牙配上那双眼睛,还真是让人耳目一新。

顺子的酒量不怎么行,我和李师傅在那里狂吃海喝,他就在那傻乎乎的陪着笑,听我们讲过去那些淫dang不堪的往事。每当李师傅讲起他们两个人之间那些细节,顺子的脸就红,黑红黑红的,很是可爱。

那天晚上,李师傅就在我的床上把顺子干了,开始顺子还不太同意,可能是当着我的面不好意思吧。口中说道:“明天峰哥不是就能来让你操吗?你留着子弹弄他吧。”
“没事,子弹多的是,今天先操你,聊了一晚上,憋着难受。”
顺子无耐,褪下了裤头趴在床上,撅起结实浑圆的屁股,李师傅掏出大鸡巴,吐了口唾沫,就要往里操。

“等等。”我见状,急忙拿来KY,挤到李师傅的龟头上,又在顺子的屁眼上抹了一些。李师傅两手扶着顺子的腰,龟头往屁眼里探了两次,就一插到底了。
顺子叫了出来,皱着眉头,看得出,他还是疼的,鸡巴都软了下来。

李师傅一边操着,一边对顺子说:“顺子,给你虎哥吃吃。”
“不用了,我自己打就行,峰哥不在,我不想做。”我看顺子被操得还是难受,就靠了过去,把顺子的脑袋揽在怀里,轻轻的抚摸着,试着减轻他的痛苦。

事后顺子对我说:“谢谢峰哥了,你给抹的那个东西真好,疼得轻多了。”我一边憋不住笑,一边给他们普及同志性爱常识,他们听到KY、灌肠时,竟然感觉很新鲜。
我答应回头送他们一管KY。

第二天是周六,峰哥的部队没有什么任务,就请假如约来了,但是晚饭前还要回部队,他们的值班值宿制度很严格。
峰哥看到李师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和顺子握了握手,算是认识了。
顺子的脸又红起来,眼睛也象他师傅第一次见峰哥一样,直放光——也是,除了专爱啃排骨的,哪个同志见了峰哥都会两眼放光。何况峰哥今天是穿着军装来的,饱满的身材把军装撑得恰到好处,即阳刚又耐看。

“老婆,时间紧任务重,你先去洗洗吧,我们都洗过了。”
“哦……”峰哥答应着,脱掉了制式短袖和夏常裤,我接过来给他挂在玄关的衣帽勾上。
李师傅和顺子的眼睛都直了,盯着峰哥的八一内裤看,恨不得立刻上去扒光他的样子,峰接着把背心脱了下来,进了浴室。不管多么热的天,他们部队总是要求必须穿背心,真是太不人性了。浴室响起了水声。

“峰哥。”我敲了敲浴室的门,推门走了进去。
“我帮你洗里面吧,教教这两个菜鸟怎么灌肠。”
“好吧……”峰哥有点儿难为情。两手扶在马桶上,把屁股撅了起来。

等他们师徒两个脱掉外衣,只穿个裤头进来的时候,我就开始了示范,把花洒拧了下来,打开水,试了试水温,对着峰哥那没毛的屁眼插了进去,一只手拿着水管,一只手摸着峰哥的肚子,感觉水差不多了,就拍了一下峰哥的屁股,告诉他夹紧,然后把管子拨了出来。

峰哥夹着屁股赤裸裸的站在三个将要操他的男人面前,肚子鼓鼓的,鸡巴也已经有点儿勃起了,李师傅他们更是兴奋,老的已经把大鸡巴掏出来打飞机了,少的裤头也被撑得鼓鼓的,一看也是个大家伙。

峰哥扭着屁股,晃着肚子,过了一会儿,蹲在了马桶上,痛快淋淳的泄了出来,蹲了一会儿,按下开放冲了下去,又撅起屁股了。

这样两次以后,当峰哥再次蹲在那里排水的时候,李师傅已经按耐不住了,挺着黝黑的粗大鸡巴就往峰哥的嘴里送。峰哥仰起头,微微张着嘴,两片性感的嘴唇搭在李师傅鸡蛋大的龟头上,舌头则舐在马眼上,开始轻轻舔弄。
刚舔了没有几下,李师傅两手抱着峰的脑袋,猛的把大鸡巴插进了峰哥的嘴里,象开了闸似的,开始疯狂的前后抽送,一边插一边爽得大叫:“操,真他妈爽,舔得爽死我了,啊,太你妈爽了。啊啊,操你,操……”,

顺子也已经掏出了大鸡巴,正起劲儿的撸着,他的鸡巴粗数上倒是一般,可是挺长,包皮也有点儿长,硬起来了,龟头才露出一半儿。
“行了。让顺子也尝尝。一会儿让你学着灌一次。”我趁李师傅拨出来的空儿,一把攥住他的火热的大鸡巴,把他拉开了,然后把顺子推到峰哥身前。
峰哥抬头看了看顺子,顺子不好意思的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
峰哥张嘴把顺子的鸡巴含到了嘴里,努力全部吞下去。全进全出的吃了一会儿,又把鸡巴吐出来,把舌头探进他的包皮里,在包皮里舔弄顺子的龟头。
我在一边看着,忍不住想乐,峰哥的这招,是在老张和大军的鸡巴上练出来的,这俩人,一个是警察,一个是司机,都是这种半包头的鸡巴。越是这样的鸡巴越爱让人舔。

我没让峰哥给顺子舔太久,我怕他先射出来,一会儿就没意思了。
峰哥再次把屁眼展示给我们的时候,他的屁眼经过几次冲洗,已经有点儿松开了,肛门口还水淋淋的,我把水管交给李师傅,手把手的教他怎样试水温,调多大水量,往里插的时候要轻,摸着肚子到什么程度就停。

没想到,老实人也有不老实的时候,反正峰哥的里面也已经清得差不多了,李师傅将水管拨出来的时候,猛的一下把自己的大鸡巴捅进了峰哥的屁眼里。峰哥的身体一哆嗦,就两腿发软的趴在了马桶后面的水箱上。
这要是别人,我肯定会第一时间阻止。可是,通过这几天的接触,我清楚的知道,这师徒两人,没有其它的性伙伴,身体肯定是安全的,否则,说什么也不允许他们不载套就操峰哥。

李师傅没有停顿,刚一捅进去就开始了猛烈的抽插,一下一下打桩一样的撞击着峰哥的屁股,两人的结合处,发出啪唧啪唧的水声,峰哥体内温热的清水,随着他们的交合,缓缓的流出来,顺着峰哥的阴囊、鸡鸡,从龟头上滴下来,乍一看象被操尿了一样,还有一些,则顺着李师傅的大腿根直流到他那双结实的大脚板下。
看到这样淫乱场景,我也忍不住了,拉着顺子来到马桶后面,两根大鸡巴直挺挺的顶到了峰哥的脸上,峰哥一手握住顺子长长的鸡巴,被李师傅操得前后晃动的脑袋努力的寻找我的鸡巴,舌头在我的龟头上一蹭一蹭的,我抱住他的脑袋,按在了胯下,大鸡巴一鼓作气捅进了峰哥的嘴里。

顺子的手开始试探着抚摸着峰哥光滑而厚实的后背,渐渐移到丰满的屁股上,抚摸了一阵儿,又移到下面,摸了摸峰哥鼓鼓的肚子,最终停在已经被操硬的鸡巴上,握在手里,轻轻的撸动着。

我操了一会儿峰哥的嘴,就把位置让给了顺子,看着顺子的大鸡巴消失在峰哥的嘴里,被峰哥一前一后的吞吐着。我握着自己的大鸡巴,啪啪的拍打着峰哥的脸,峰哥已经被三根大鸡巴弄得心旌动摇了,发出了粗重的喘息,而这喘息,被几根大鸡巴的抽插弄得断断续续的。

这样操了不到十分钟,李师傅的节奏快了起来,呼哧呼哧的,突然两只大手牢牢的按在峰哥的屁股上,胯下死命的向前顶去,把峰哥的脑袋都顶到了墙上,大吼一声,一泄千里了。

几秒钟之后,在两人的交合处响起了哗哗的水声,李师傅变软的鸡巴堵不住峰哥被操开的屁眼,灌进去的水混和着精液顺着李师傅的大腿大股的流了出来。

当李师傅把鸡巴拨出来的时候,已经性难自抑的顺子迅速的来到峰哥身后,将已经弓在弦上的大鸡巴一插到底,身体一哆嗦,就开始猛烈的抽插起来,大开大阖,真有年轻人的冲劲儿。
顺子好象是憋一口气,一鼓作气的插了十几下,就喊着“我操,我操”向前一顶,停住不动了。

几个人简单的冲洗了一下,顺子还细心的清理了峰哥的屁眼,然后陆续到了卧室的2米大床上。

峰哥坐在床沿上躺了下去,我站在地上,抬起他两条粗壮的大腿,在他宽厚而光洁的熊掌上轻轻亲了一口,就把两条大腿扛在了肩上。屁股往前一凑,龟头准确的找到了峰哥的屁眼,缓缓的操了进去。来回捅了几下,就开始开动马力,大力的操了起来。
峰哥皱起了眉头,专心的享受着后庭的快感。他的鸡巴已经硬了起来,贴着小肚子,随着我的操干,轻轻晃动着
顺子凑了过来,用手拨开峰哥的阴囊,看着我的大鸡巴在峰哥的屁眼里不停进出,又探头到我两腿间,看了一会儿,他的鸡巴又挺起来了——到底是年轻人啊。顺子一边撸着自己的鸡巴,一边把头埋在峰哥的小腹处,用舌头舔弄着峰哥已经被操得流水儿的龟头。然后试探着含到了嘴里。
而李师傅,这时也已经爬到床上,正在把自己半软不硬的大鸡巴往峰哥的嘴里塞着。

李师傅的鸡巴在峰哥的嘴里渐渐变硬了,大得峰哥别扭的体位几乎无法一口含住。峰哥被几个男人操弄得有点儿迷离了,眼神茫然起来,低沉的喘息着,我知道他的状态上来了。一眼看到顺子在那儿卖力的口交着并且自己快速的撸着鸡巴。我想也该让这个平时只能不情愿做0的小伙子好好尝尝操屁眼的滋味了,就让他来接我的位置。
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就在顺子的嘴巴刚离开峰哥的鸡巴的时候,峰哥突然全身一阵抽搐,一股白花花的精液猛的喷到了顺子的脸上,然后又落在了峰哥的淫毛上。一股两股,足足七股之后,峰哥的鸡巴才消停下来,重又躺到肚皮上,轻轻的跳动。
顺子满脸都是精液,用手一呼拉,弄得满脸都是。我见状就把手伸了过去,继续给他抹着脸,一边开玩笑的说:“顺子好待遇啊,第一次来峰哥就给你做鲜奶面膜,看来峰哥是想让你白点啊。”
除了顺子,我们几个人都忍不住大笑起来,正在高潮边缘的峰哥也忍不住把李师傅的大鸡巴吐出来,笑出了声。

顺子脸又红了,尴尬的来到我刚才的位置上,举起鸡巴就捅进了峰哥的屁眼,报仇似的猛烈抽插起来。果然,峰哥的笑还没完,就被他的猛操给堵住了。

正在这个时候,电话响了起来,话筒里传来阿伟的声音:
“虎子你在家啊。我在你楼下,路过这儿,看看你。”
“在,峰哥也在。上次你咋没来啊?”
“别提了,本来要来的,结果支队长又来视察,假也没批,害得我晚上自己在厕所里撸了一炮。给我开门吧,我马上到。”

“来新人了啊。”
“这是李师傅、这是顺子。都是老实人。”我急忙给他介绍。
“我叫阿伟,大家合作愉快,顺子继续,我排队。”

顺子本来看到陌生人,有点儿不好意思继续,听阿伟这么说,也就放开了操起来。

阿伟是个武警,和峰哥是在建军节军地联欢时认识的,开始互相只是有好感,谁也没敢招惹对方,后来阿伟看到几次我和峰哥成双入对的,也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一来二去,我们就勾搭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