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成人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和最好的朋友上床

作者:admin人气:1680来源:

其实,小艾、小武、辉和我四个人能成为好朋友,是很多人都难以理解的事。因为我们四个人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情:

小武是个设计师,是那种站在潮流顶端的男人,他平时的言行都很放肆,喜欢到处寻欢作乐,反正凭他的外型条件,在酒吧里要和他上床的女孩子有的是;假如说小武是年轻气盛的太羊,那麽辉就像夜色一样深沉,他不喜欢妆扮自己,也不太会与人交际,只有和我们这几个特别知心的朋友在一起时,辉才会很释放地谈笑,但他的内心,彷佛总藏着一些不愿暴露的秘密;小艾和我是大学同学,后来又成了同事,同进同出这六年里,我们已经默契得只需要一个眼神就可以明白对方的想法了,小艾的五官长得很有灵气,举手投足间很有侠义之气,和她在一起让我感觉很安全,出去玩我总喜欢和她粘在一起,小艾有时会开玩笑说:「都是因为有你,我这辈子大概都不会有男人了!」我会笑着搂住她猛亲一口,孩子气地回答:「那我要你呀!你也要我吧!」我们四个人因为工作关系而走到了一起,那个「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让我们建立了更加深刻的友谊。很多人应该都玩过吧!四个人一起玩游戏,谁输了,谁就要抽签决定,是回答同伴的一个刁钻问题,还是完成一件同伴要求他做的事。那一天我们玩得很尽兴,彼此坦诚的感觉真的很舒适,一种莫名的信任感也就油然而生了。

本来顺顺利利的四人友情,是在那一天发生突转的……其实现在去回想那晚的情景,我的心里依然很想去回避……我一直不敢去相信我们四个人在那一晚真的做了只有在a片里才看到过的事:群交。

可笑吧,我是个在性方面并不开放的女孩子,但是以前我也和男朋友发生过性关系,所以对於性,我还是会偷偷去窥探和关注。

小武是我们四个人里当仁不让的「性学大师」,一起吃饭的时候,他就时常要爆些猛料:

「昨天在酒吧钓到的那个女人刚刚又发消息给我了!说她一整天都在想帮我口交的感觉!我x!骚不骚啊!」这时小艾通常会动作灵敏地举起筷子朝他飞去,而我和辉则仰天大笑。小武并不会就此作罢,他很喜欢跟我们详细描述他那些风流韵事的细节:比如哪个女的只穿丁字裤,而且做爱时不喜欢他把她的内裤脱掉,而是要让他直接从裤子侧面插入;哪个女的音蒂特别轻易兴奋,只要用手揉几下那里面就会湿得流出汁液来;哪个女的喜欢装纯情,脱个衣服还要半推半就的,到干正事时还要关灯才肯叫床……小武和那些女人的故事就像网站上每日更新的成人电影,对他来说,他们之间根本就不存在「爱」这回事,纯粹就是慾望--需要操,和需要被操。酒吧、舞池、网络……那些就是个含蓄点的平台而已,找到对眼的了,就再也没有什麽好掩饰的了。

他还有一个定了性的习惯:每次带女人去开房,都会找同一家宾馆的同一间房间,我问他是不是老客户可以有优惠价啊?他不屑一顾地回答:「我在乎那几个钱?上次有个骚货,知道那里是我常去的就硬要我换地方,还说怕那里不乾净,我他妈的还怕她有病呢!我扔给她几百块钱,叫她滚蛋了。」「那不是很扫兴啊?一夜性福就这麽泡汤了?」小艾不依不饶地追问。

小武一脸自得地坏笑:「假如你是那个女人的话,你会就这样拿钱走人麽?她把钱塞带我裤档里,抱住我的脖子跟我说:『今晚我要让你忘记以前这张床上躺过的每一个女人!』……」在我们的一片嘘声下,小武终於没有把这个艳情十足的故事继续下去,而是留给了我们一些不关痛痒的遐想。

我会楞楞地去猜测:小武在床上真的有他形容的那麽厉害麽?那些女人会不会一些特别的我不知道的招术呢?他们的性事,难道远远超越以前我经历过的那些感觉吗?……辉告诉我说:男人都喜欢吹嘘自己在性方面的能力,这就像动物在求偶时的表现一样,不必去当真。

但是小艾就不会那麽客气,每次当我用惊异的神情问小武「真的吗」之后,小艾都会抢过话来:

「你想知道啊?自己试试就ok啦!小武,哦?」「帮助后进者是我义不容辞的义务,不过前提是你要有灵气,别跟个死鱼一样。」小武顺竿往上爬的本事一点不逊色於他的床上工夫。

终於有一天,这句玩笑话惹怒了我,因为小艾一而再再而三的对我挑衅,而小武又总是把我定义为「性爱方面的白痴」和「后进者」,那天也不知怎麽的,我忽然感觉自己不应该再这麽忍受他们的嘲笑和轻视了,当他们一如既往的笑起来时,我站起来,走到小武的身边,轻轻一跳坐到他的办公桌上对他说:「我倒真的想试试看,你是男人就不要光说不练,今天你带我去开房,我一定奉陪!」小武楞了一楞,马上恢复了他「情场浪子」的本色:「没问题,你别觉得自己吃亏了就行。」「我不是吃素的,放心吧。」我故意把双腿撩动换了个坐姿,短短的铅笔裙几乎都要遮不住我的内裤了,我抬起眼发现小武正盯着那里看,他试图表现得很平静,可是他急急吞咽口水时喉结的滑动实在太明显了,我知道他乱了方寸。

其实平时和他们三个在一起时我从来不会这样卖弄风骚,但是这一天,我似乎是铁定了心要证明给他们看:我也是可以性感的,只要我想,我也可以勾引像小武这样喜欢寻欢作乐的男人。

忽然我的脑海里闪过一丝邪恶的念头:「我觉得辉和小艾也可以试试看!」这下轮到辉和小艾尴尬了,尤其是平时并不怎麽爱开这种玩笑的辉,但是假如这个时候他百般推脱,最下不了台的是小艾,作为女孩,假如这麽生生地被男人拒之门外,真的是件可悲的事情。

「只要辉同意,我没意见。我们可以开一间房,省钱买酒喝!要疯就疯得彻底一点!」小艾看了我一眼,用一种挑战的口吻向我和小武的狂妄叫板。

我们三个一起看着辉,可能我们也同时在揣测辉到底会作怎样的决定。我以为辉会笑着打圆场然后一切作罢,没想到他竟然同意了……「我为什麽要不同意,大家一起好了,想怎麽玩我都奉陪。」辉的语速始终缓慢,声音低低的,一如既往的沉稳,但我已经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慾念翻腾的暗涌。

我们一起发出惊天动地的狂欢,是对自己放纵态度的一种肯定,也是对彼此的一种默认--原来骨子里都不是什麽好东西!呵呵!

吃过晚饭后,我们一行跟着小武来到他常去的那家宾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