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成人小说 > 人妻女友 > 正文

老婆与她的闺中密友作者shinstar

作者:admin人气:1978来源:



老婆与她的闺中密友

字数:13600

*****************************************************************

纯属幻想,请满18以后再看。

shinstar2013/04/13

*****************************************************************

(1)

某日我跟老婆抽空摆脱了小孩,一起向公司请假出外放风。说是要出游,但其实两人平常忙於工作跟照顾小孩,憋了很久没有解放,其实想去的地方只有床上,为了新奇还挑了一间新开的汽车旅馆,一进房也来不及观察有甚么好玩的设备可用,反正我硬了她也应该湿了,就直接把老婆按倒在床上让她趴着屁股翘高,然后把她的长裙掀起来脱掉内裤后两手握住她的丰臀,直接插了进去。

「啊!你好坏喔,这么硬,这样我怎么受的了」她这样娇嗔着,但跟内容不同的是她的动作意味正好相反,努力把屁股翘高向后迎合我的冲击。

我便也毫不客气,用力抓住她两片屁股肉大力冲刺,同时取笑她:「不是说受不了吗?为甚么一直靠过来又一直流出来?是不是老公太会干,干到你不要也变成要了?」

「哎唷!你知道的嘛,可是你每次都欺负我,啊~~老公你最会干了,快一点」在我的攻势之下她也不再矜持,嘴里不停的呻吟,彷彿要把这几个月累积的性欲藉着这些淫声浪语都发泄出来,同时随着我的抽插,淫穴里的花蜜也被我带出来,一点一滴的流到大腿跟床上。

过了一阵子我感觉到她小穴收缩的频率加快,心知她快要高潮了,便不再忍耐全速冲刺,最后感到腰部一阵酸麻,便用余力顶到老婆身体的深处,把积存了几个月的菁华倾泄而出,老婆也跟着一阵颤抖,两人就倒在床上喘息。

「呼!好久没这么爽了」老婆依偎在我怀里说。

「对呀,干了这么多年,都还是一样的紧」我接着说。

「是-这-样-吗?」老婆佯怒,然后接着说「那你今天要多来几次」接着不由分说就自己爬下去把我还在休息中的肉棒含住,开始吞吐要让我再站起来。我趁机一面休息一面拿起床边的遥控器转开电视,看看有甚么「精彩」节目。
转呀转的,转到了一个a片台,正在播放4p混战的a片,剧情好像是两对夫
妻的混战,老婆听到声音回头看了电视,脸上似乎露出微妙的表情,但瞬间即逝,又回头过来吸吮我的龟头,把上面她的淫水跟我的精液的混合物舔的乾乾净净。有这么好的服务当然让我的肉棒再度一柱擎天,老婆见状便自己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解开,坐到我身上,把肉棒对准小穴后就坐了下去,开始用小穴套弄我的肉棒。
老婆坐在我的身上,开始上下摇动,节奏还迎合着a片的声音。望着她晃动的双乳我不禁更硬了,半开玩笑的往上一顶,让老婆「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再往下看,虽然她的腹部因为生育过两个小孩而有着妊娠纹,不复少女时代的白皙光滑,但我却觉得这让我比从前更爱她,於是更认真的挺腰向上配合她的动作。不过第二次总是比较难发射,老婆在再度达到高潮之后停止动作趴了下来,一边跟我拥抱着一边玩弄着我的乳头。

「ㄟ,我跟你说一件事情喔」老婆一边喘息一边开口说。

「甚么事情?」我回答。

「你记不记得那个我以前在xx上班时的同事筱筑啊?」

「记得啊,怎么样?她不是前几年结婚,我们忙着生小孩还没空去?后来她们自己也生了小孩,所以很久没再找我们见面吃饭了。」我一面回答一面回想起第一次看到筱筑时的情景:

******************************************************************************

那天老婆(其实还是女友,不过统一称为老婆)跟她约吃晚餐,我因为加班晚了一小时才到场要接老婆大人回家,到的时候我看到她们两个女生已经吃完在聊天,我就去坐在老婆旁边,也就是她的对面。因为是第一次见面,我仔细观察了她一下,她比老婆矮了一点,身高大概165,但身材丰满一点,车头灯想来是比老婆亮了不少,跟老婆比起来各有千秋。

不过我对她没甚么邪念,或者应该说对老婆的朋友都不敢有甚么邪念,被发现可不是开玩笑的,反正偷香窃玉的管道那么多,何必选最危险的一条呢?话说回来,筱筑她看着我的眼神倒是有种我也说不上来的奇怪光彩,事后问了老婆,老婆还说了一句:「有吗?我怎么都看不出来?」

我一这么讲,倒是勾起了老婆的好奇心,跑去跟筱筑旁敲侧击了一番,才知道筱筑当时刚交了男朋友正在热恋期,两个人打得火热,但是欲火焚身的筱筑都二十六七岁了却还是处女,放不下矜持,所以试了好几次都因为太痛而没成功。我终於恍然大悟,那天看到的眼神是男人才看的见的光芒,於是我要已经有经验的老婆去开导她一下,终於让筱筑顺利开苞,之后大概是性欲有了出口,再看到筱筑时就不再有那种眼神,后来跟她男友也修成正果结婚去了。

******************************************************************************

「筱筑问了我一些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老婆接着说。

「我们之间还有甚么不能说的呢?你就讲吧」我一面轻抚老婆的头,一面好奇的继续听下去。

「她说,说她只试过一个男人,很好奇跟别的男人做是甚么滋味,还说,可是不知道要找谁比较好,既然我也只试过一个,不如把她老公借我,把你借给她试试看。」说完老婆很害羞的把头埋进我的胸前。

「是这样子吗?」我抑制狂跳的内心跟突然胀大的肉棒吐出了这句话。
「对呀,没有骗你,先跟你坦白一件事好了,你记不记得你以前叫我去开导筱筑?」老婆说。

「记得啊」我说。

「你想不想知道我是怎么开导她的?」

「你说吧」我一听她的语气就知其中必有缘故,好奇心大起

「那你不可以生气喔,反正你以前做过的事情自己心里有数」老婆露出捉狭的表情,而我既好奇又不知如何反应,只能乖乖听下去。

「那时我约了筱筑出游……」

******************************************************************************

「昕仪(老婆的名字),我会怕耶,男生的棒棒那么大,我的妹妹那么小,怎么可能放的进去啊,不会裂开吗?」筱筑说。

「你想太多了,你看我还不是好好的,有裂开吗?」昕仪说。

「话是这么说啦,可是人家怕痛咩」筱筑说。

「哎唷,痛也就是前几次啊,撑过了就舒服啦」昕仪说。

「我又不知道怎么样才舒服」筱筑说。

「你没自己安慰自己过吗?」昕仪说。

「没有,感觉去摸那边好髒,而且我觉得自己身材不好,每次在男友面前脱衣服都很不好意思」筱筑说

「齁~~你的身材很好了啦,不然我教你好了,最近天气变凉,我们好久没去洗温泉了,今天就放松一下吧」昕仪说完就不由分说拉着筱筑的手走进一家温泉旅馆

两个人洗完温泉,从浴池出来以后,昕仪说「你身材很棒耶,都有d罩杯,要是我男友一定爱死了,不像我只有b」

「可是我就一直觉得自己好胖嘛」筱筑说。

「对自己有点信心咩,现在回到正题。依我看,你的问题啊,就出在你对自己的身体不够熟悉,要先从了解自己身体的反应开始」昕仪说

接着昕仪把筱筑的手拉过来放在筱筑的阴蒂处,开始教她怎么爱抚自己,筱筑一开始有点笨拙,但渐渐的开始自己抓到要领,洞口渐渐开始湿润,口中也开始出现愉快的呻吟,这时昕仪玩心大起,开始在筱筑的身体上下其手。

「啊!你怎么可以这样」筱筑说。

「看你扭来扭去好好玩喔」昕仪说,随着昕仪手指在筱筑身上敏感处的拨弄,终於把筱筑推上第一次高潮。

「原来这种事情这么舒服啊」筱筑说。

「你才知道啊,以后就放心去玩吧」昕仪说。

******************************************************************************

「然后呢?」听的我刚射精的肉棒又兴奋了起来,也感到很好奇,於是问道。
「然后,然后筱筑就跟她老公去破处啦」老婆回答。

「一定不止这样,你都跟筱筑玩的那么开,说!你有没有甚么秘密瞒着我?」我一面说一面把老婆翻过来压在我的下面,用龟头对准老婆的阴蒂摩擦着「逼供」,随着我的动作,老婆的淫水又一阵一阵流出。

「哎唷,你坏死了啦,好啦,我说啦,你赶快给我」老婆一面把双脚缠上我的腰,一面把屁股往上顶寻找我的肉棒,我也不啰唆,用力的尽根而入,开始「严刑逼供」,不问还好,一问之下让我鸡巴暴涨,禁不住多用了好几分力肏干老婆。

原来老婆跟筱筑后来都各自背着男友跟老公,时常相约玩着颠鸾倒凤的游戏,不但手口并用互玩,甚至还用上了传说中的双头龙,除了对象不是男人以外简直就是偷人,虽然对象是女人尚可原谅,但是不管教她几下还是不行,於是我减慢了抽插的速度,最后缓缓的拔出肉棒。

「啊,你生气啰,不要跑掉嘛」老婆抱住我甜甜的说。

「哼!我要惩罚不乖的老婆」我一面这么说一面悄悄的把龟头对准了老婆的肛门,想要藉着肉棒上淫水的润滑趁机插入她的后门,察觉到我的意图的老婆也没做太多的闪躲,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似的乖乖的配合我的插入。

「不要生气喔,我都乖乖让你插后面了」老婆又继续甜甜的说。

「你这色女,都答应要给别人老公插,看我怎么整治你」我说。

「还敢说呢,以前被我抓到偷吃以后跪下来的人是谁呀,人家我一来没试过别的男人,一来现在可是光明正大的告诉你耶」老婆突然理直气壮了起来。
「嗯嗯,好吧,可是我有个条件」我按奈住内心的兴奋,故作镇定回答。
「甚么条件?」老婆说。

「你可以跟筱筑互玩给我看吗?」我说。

「齁!你坏死了啦」,老婆娇嗔道,接着又说「你怎么这么硬」

「硬棒要用来惩罚把老公卖掉的淫妇啊」我笑着说,然后我就在老婆的肛门尽情驰骋,以发泄我内心异样的兴奋,久旷又提出那种要求的老婆一开始紧皱眉头,后来习惯了以后肛门不断的收缩来迎合我,自己的手也开始玩弄自己前面空荡的淫穴,整个房间除了电视里a片的声音就是老婆的叫声,我一面干一面问「到底你有没有被别的男人干过?」

「啊,才没有,前面空空的,我要棒棒」老婆一边喘气一边回答,接着手里从包包里拿出一颗跳蛋,配合我的动作自我玩弄。

「哼!我才不相信,让老公用大肉棒检查一下」在一种好奇、嫉妒与兴奋交织的心情中,我感觉肉棒胀大的程度前所未有,插入时用的力量也是毫不保留,彷彿我正在用肉棒对老婆严刑逼供,直到我达到最后的顶点,再度把所有的欲望灌进老婆的体内为止。当我射精之后,性欲虽然暂时消退,但想到接下来的禁忌游戏,心理还是兴奋莫名。

(2)

后来因为我们4人工作与家庭都很忙,经过了几个月后才敲定了时间跟地点成行,大部分的细节都是由本来就认识的两个女生决定,而我则是怀着兴奋又好奇的心情期待着,算的上有帮到忙的大概就是当司机兼行李搬运工吧。

一进到目的地这间有户外私人浴池的温泉旅馆后,我跟筱筑的老公jason因
为两个人不太熟有点尴尬,一开始有点不知所措;倒是始作俑者的两个女生有备而来,不但衣着是同款的连身短裙,还预先准备好酒跟点心,开始一边聊天一边要我们两个男生喝酒,小姐都这么热情邀约,男士们当然不可以输。

不知不觉四个人都有点茫了,这时两个女生突然赖到自己老公身上,不是讨抱抱就是索吻。自己的老婆当然再熟悉也不过了,在酒精的催化下也忘记了旁边有人,我忍不住开始对昕仪上下其手,眼角余光瞄到筱筑竟然已经把jason的裤
子脱掉,用力的吸吮jason的肉棒,原来jason的肉棒比我还长,但我的显然粗
了一圈,算是各有胜场。

这时昕仪对我说:「今天不要带套,我跟筱筑讲好都有吃药」

然后也主动把我的裤子脱下,连衣服都还没脱半件,只在裙子底下把内裤拨开就坐上我的肉棒。

昕仪淫叫的声音也感染了筱筑,她也一样把jason推倒,以观音坐莲的姿势
开始骑乘她的老公,一时满室生春,两个女生的叫声此起彼落,互相比赛要先把自己老公榨出精来,我跟jason当然就是全力施为,不能输给对方。
过了大概十分钟,jason先忍不住喷了出来,被热精一烫筱筑也全身一阵颤
抖后倒在jason身上喘气;而我在这种画面的刺激之下其实也到了强弩之末,再
过了几分钟也把累积了几个月的精液射进昕仪的体内。

「耶~我赢了」筱筑比出v字的胜利手势接着说「等一下要处罚」

「甚么处罚?」我跟jason异口同声说。

「秘密」筱筑回答,此时昕仪还在喘气无力说话。

过了几分钟等昕仪回气,昕仪才说「好啦,知道了,现在老公先借你用吧」
「耶~好棒」筱筑起身把我拉进浴室,而昕仪则自己移动到jason的旁边。
走进了浴室后我一面好奇房间内的状况,一面却也没忘记眼前的佳人,一把把筱筑抱个满怀,开始跟筱筑舌吻了起来,这时我才知道,筱筑那对看起来颇为可观的双乳到底有多巨大,於是便不客气的开始玩弄她的豪乳。

「齁!你们男人都一样」筱筑娇嗔道。

「当然是从看起来性能最好的地方开始试用啊」我回答。

「甚么性能啊,又不是车」筱筑说。

我也不再多说,把筱筑背后的拉链解开,她身上的连身裙就应声落地,黑色蕾丝胸罩勉强托住胸前高耸的山峰,下面则是黑色高叉的小丁,让她肥美的臀部也一览无遗,裤底还看的见刚才jason在她体内留下的痕迹。这道跟平常完全不
同的盛宴怎能不赶快享受呢?

我立刻把胸罩拨开让筱筑胸前的两粒葡萄露出来,大口吸吮,另一只手则伸到筱筑背后抓紧她的丰臀,把她的丰臀捏成各式各样的形状。接着手指就滑进筱筑的祕穴里,或许是平常在这进出的jason比较细长的缘故,她的阴道比昕仪的
紧窄,好像更会吸人的样子。经过我手指的开发,本已有些乾燥的小穴又开始流出滑滑的水,这时我说「小姐,你在浴室都自备洗发精吗?」

「坏蛋」正在享受我服务的筱筑这时摆脱了我的攻击,蹲下来把我的肉棒吞入口中,似乎是没含过这么粗的棒,有点含不住的样子,我见状开玩笑说「怎么啦,应付不来呀」

「去你的,不要到时被老娘夹两下就出来了」筱筑呛声了,因为刚刚射过一次精的关系,筱筑的口交虽然舒服但似乎没法让我登顶,我便一面接受口交一面四处走动,开始放水到浴缸里,筱筑则张嘴跟着我到处跑,到最后两个人终於笑了出来,开始正经的准备泡澡,接着两人除去身上所有的衣物,在浴缸的热水里里互相按摩、拥吻。

这时一阵大叫传来:「好深啊,我不行了」

「怎么样,我够长吧」是jason的声音。

我跟筱筑往外看,看到jason正抱着昕仪,用火车便当的姿势插入她,每走
一步他长长的肉棒就越往昕仪的体内钻进去,这时筱筑握住我的肉棒,说道:「我老公这招超厉害的,每次都顶到我最里面,都快受不了了」

这时我突然一股醋意涌上心头,示意筱筑离开浴缸,双手扶住墙壁,让我由背后插入筱筑的同时还可以玩弄她的双乳。

「妈呀,怎么这么粗,我都快裂开了」筱筑这样叫了出来。

「叫妈也没用,妈也是挨插的啊」说完我顺便在筱筑的肥屁股上拍了一下。
「就会欺负我,老公,干用力一点,把我被欺负的份要回来」筱筑说。
「没问题」jason回答。

於是两对男女开始了互别苗头的大战,只见乳波臀浪随着我跟jason的进出
不断摆动,两个女生的淫叫则让室内充满了回音。或许是刚刚都射过一次特别持久,也或许是竞争意识延后了两人的射精时间,过了一会儿两个都站着,由后面被进入的女生禁不住面对面牵起了手,开始了对话:

「啊,昕仪,快被你老公干到裂开了」筱筑说。

「你老公也是,一直钻进去,我快不行了」昕仪说。

「不要光牵手,舌吻一下给我们看可以吗?你们两个不是弄过很多次了?」我一边说一边故意加大进出筱筑的力道。

「啊,不行,秘密都被你们知道了」筱筑一开始还想抵抗,但最后禁不住我的刺激,凑上昕仪的双唇后两个人真的舌吻了起来,这画面让我们两个男生更加的兴奋,接着我跟jason脑海开始出现许多过去想要实现的玩法。

「george兄,要不要来玩上下夹攻,我插嫂子同时她帮你吸?」jason说。

「没问题」於是我离开筱筑的身体,走过去示意昕仪帮我口交,已经被干到眼神迷濛的昕仪顺从的开始吞吐我的龟头,那种陶醉的表情是我从来都没有看过的,或许jason真的很「能干」吧,看来今天来玩是对的,老婆开心我就开心了。

过了一阵子我跟jason看昕仪有点累了,叫筱筑过来换手,筱筑乖顺地走过
来,先跪下来吸了一下我的龟头,接着转过去让我用狗爬式插入,再把jason的
肉棒含入口中接受我们两人的夹攻。

又过了几分钟后,筱筑开口说「我累了,现在我要宣佈昕仪的惩罚,那就是要让你们两个都射在她的里面」

「那有甚么难的?」昕仪说

「哼,当然是特别的玩法啊,george跟jason,你们两个轮流干昕仪,一人
二十下就换手,这样应该可以撑的更久,让她知道你们的厉害吧」筱筑说道。
我跟jason两个人觉得有点新奇,不过既然佳人有命,壮士岂可不从命,两
个人开始对昕仪展开车轮战,昕仪一开始还能正常的抵抗,渐渐的她发现状况不对,我们两个壮男可以休息回气同时让快感降低,但她完全没有休息的时间,只能被一波波的高潮往上推,口里传出一些难以辨认的呓语。

这时筱筑又悄悄加入战局,伸手开始玩弄昕仪的菊花,终於让昕仪再也受不了,大叫一声后就一阵抽蓄,下体喷出大量的潮水,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潮吹,这时我说:

「原来老婆你会潮吹啊」

「你老公这样当的,只会欺负我」昕仪开始抗议了,接着她又说「我真的不行了,可以让我休息一下吗?」

「不行,这样哪叫惩罚啊」筱筑插话。

「你就让她休息一下吧」jason说。

「抗议!你才跟昕仪好过这么一下下,现在心就向她那边了,哼」筱筑说。
「不然我们先休息一下,喝点饮料好了」我说,但却悄悄的把嘴移到筱筑的蜜穴,突袭式的吸起她的蜜汁。

「你不是说要喝饮料吗?」筱筑一面扭动身体一面说。

「对啊,喝你的淫水」我还故意吸出啧啧的声音,筱筑也不再抵抗任我动作,自己则开始吸起jason的肉棒,这时昕仪似乎已经恢复过来,突然跑去跟筱筑一
起服侍jason,筱筑负责肉棒,昕仪则舔起jason的阴囊,甚至连平常不太愿意
帮我服务的肛门都舔的乾乾净净,我心想看来昕仪真的被jason征服了。
过了一阵子,jason突然大吼一声,似乎是射在筱筑的口中,这时筱筑突然
转过身来向我索吻,我顾虑到她口中jason的精液想要逃开,没想到筱筑硬是吻
上来让我吃她老公的精液,接着说:

「哼!这就是欺负我的下场,况且本来该昕仪做的工作现在我帮她做了,你作老公的也要补偿一下!」

我只好苦笑。

接着jason说:「我看昕仪累了,我也射了两次该休息一下,george你就用
我老婆消一下火吧!」

「喂!这么快就把老婆卖啦」筱筑出声抗议。

「快,老公赶快帮我报仇」昕仪在旁边帮腔,而我呢,既然老婆都下旨了,怎么能不赶快动手呢?於是把筱筑压在床上,双脚上肩就插入蜜穴,这次我也不再忍耐,大开大閤的进出,不久就在筱筑的体内射出了今天第二次精液,这时四人都感到一阵疲惫,东倒西歪手脚交错的睡去。

(3)

过了一阵子,我终於醒来,还有点昏昏沉沉的,隐约看到外面透进来的阳光,以及外面传来的戏水声,我坐了起来,看见jason还在睡,两个女生不知何时已
经不在床上,跑到外面去洗温泉了。而且两人都穿着同款不同色的绑带比基尼,筱筑穿的是黑色,昕仪穿的是白色,我想想也该起床了,便走到户外浴池边陪女生组聊天看风景。

「哪时起来的呀?」我问道。

「有好一阵子了,看你们两个男生消耗太多,就没叫你们。」筱筑说。
「那哪时买了这套比基尼呀,我怎么都不知道?」我说。

「呵!秘密,其实刚刚我们还准备表演一支舞的,只是遇到你们这两个色鬼还来不及用上。」昕仪说。

「那你们可以现在跳啊!」

这时我走进水池站到两人的中间,两手一边搂住一个,真的是左拥右抱。
「想得美,等下次吧。」筱筑说。

「你这色女,已经在想下次了,刚才插你插的不够吗?」我捏了捏筱筑的屁股说,筱筑则不甘示弱,握住我的阴茎开始套弄,同时要跟我接吻。

我亲了她一下,又为了公平也吻了昕仪,就这样轮流接吻着,这时传来jason
的声音:

「george兄好体力,现在又开始鸳鸯戏水了。」

「比平常多了筱筑这个美女,当然更刺激。」我说。

「可否借昕仪一用,刚才没能在她体内射出,很遗憾呢!」

jason一边说一边也走进水池,把昕仪抱到怀里拥吻了起来,接着就用公主
抱的方式把昕仪抱出水面放在池边的躺椅上,把昕仪比基尼上的绑带一拉,她的三角裤就被解开,jason就把嘴凑近昕仪的蜜穴,大口舔了起来。

「啊!对,就是那里,你比我老公还会舔」昕仪的声音越来越甜了.

看到老婆被这样玩弄,我也不甘示弱,也把筱筑抱离水面,放在另一张躺椅上,手指拨开三角裤后就开始爱抚筱筑,同时除下筱筑的胸罩,大口吸吮筱筑的豪乳,这时我才看到阳光下筱筑白皙的肌肤配上黑色比基尼超级好看。

也许是已经高潮过几次后特别敏感,筱筑的高潮来的很快,没有多久就涌出大股的淫水,把三角裤完全湿透,甚至滴到地上,脸上也泛出苹果般的红晕,不知是阳光还是高潮的关系,这时我眼角余光看到jason已经又插入了昕仪,我也
便老实不客气再度跟筱筑激战了起来。

或许是光天化日之下造爱的关系,我突然觉得筱筑越来越可爱,我悄悄的凑近筱筑的耳边说:「我觉得我爱上你了。」

「少来,小心我告诉你老婆。」筱筑说。

「她忙着被你老公干呢,说不定被你老公干到怀孕。」我说。

「啊!那我也要帮你生孩子,你的儿子一定也好会干女生。」筱筑说。
「哇勒你想被我儿子干啊!」我说。

「对,被谁干都好,快点把我干死!」筱筑说。

我没有仔细听jason跟昕仪那边的对话,但我想也是差不多吧。过了约莫半
小时,我听见jason跟昕仪完事的声音,筱筑也是高潮迭起,但我却没有射意,
只感到身体疲惫,便退出筱筑的身体,这时筱筑说:

「射不出来吗?」语气有点失望。

「嗯!改天有机会再射吧!」我回答。

「好,其实我已经藏我的联络方式在你衣服口袋里了。」筱筑说。

我对她笑了笑,起身整理衣物,回家后没有射出的欲火让我又干了昕仪一次,昕仪说:「今天还干不够吗?」

「我觉得今天的最后一次应该留给你。」我说。

「好,虽然有点痛,我尽量。」昕仪说。

「那我比较棒还是jason比较棒?」我问。

「你很无聊耶,他比较细长,可以顶到比较里面,可是好像比较到不了顶点;你比较粗,外面比较有感觉,这样可以吧!」昕仪说。

「好好好~」我不再多说,痛快的在体内昕仪进出直到射精,结束这疲惫又刺激的一天。

(4)

过一阵子我出差了一个多月,回家后跟昕仪两人也都忙於公司与家事没空敦伦,有天我终於想起当初筱筑留给我的联络方式,传了讯息给她问她是否有空见面,本来只是好奇看看,没想到她立刻答应,还要我下午请假陪她,我当然立刻从命。

两人约在商业大楼林立的地方,看到她一身俐落的ol套装把她身材的优点展现无疑,尤其是胸前的爆乳几乎要把釦子撑掉,加上高跟鞋让她的双腿更显修长(虽然还输昕仪一点,不过我已经开始体会到老婆是别人的好这句话的精义了),我都怀疑她的上司与同事是否能正常上班做事,胯下的肉棒当然应声翘起。
两人心知肚明对方的目的,午餐只是随意找间简餐店填饱肚子,出了餐厅两人就直奔旁边最近的商务旅馆,进到大厅以后看到已有数对男女排队登记,这时我说:

「没想到下午人还这么多。」

「下午偷情干完,傍晚回家去当好老公好老婆啊!」筱筑说,逗的我笑了出来。

一进了房间我们两人就热吻了起来,筱筑抱怨说:「你怎么隔这么久才找我」
「我出差了,况且积久一点可以让你知道厉害。」我说。

「嗯!没想到你穿西装这么帅。」筱筑说。

「你也是,我看到你就硬了。」我说。

「是吗?我检查一下」筱筑说,其实这是明知故问,刚才的拥抱她早就感觉到我的硬挺,现在她用手解开我的拉炼,伸手进我的裤里检查,说「对,还流出来了」然后还沾我的前列腺液给我看。

我也不甘示弱,伸手绕道她背后把套装裙的拉炼打开,双手隔着丝袜抚摸,发现筱筑今天只有穿丝袜,根本没穿内裤。

「你这色女平常都这样穿的吗?」我问道。

「才没有呢,是听到你电话里的声音就忍不住一直流弄湿了,还跑去厕所自己玩了一次才勉强能把上午的班上完」筱筑说。

「那让我帮你清洁一下」说完我把筱筑的裙子跟丝袜脱下,开始吸吮蜜穴,大口啜饮她的淫水,筱筑也不甘示弱,一样也把我的下半身脱光,跟我成69的姿势吸吮我的肉棒。

两人吸着吸着就听到墙壁传来隔壁的声音,仔细听才知是女人叫床的声音,我跟筱筑相视而笑,转过来用正常位插入筱筑的蜜穴,一面抽插一面问:「我跟你老公谁强?」

「你们男生怎么都这么爱比啊,两个人不一样啦!」筱筑说。

「我想听嘛!」我说。

「就形状不同,顶到的点不一样,感觉也不一样啊」似乎是不想再回答这个问题,筱筑双手双脚缠上我的身体,还用嘴亲一下我的嘴,要我认真干她,但我故意不依,放慢速度继续问:

「那听说你跟昕仪也有互玩,可以表演给我看吗?」

「哎唷!那个好害羞耶」筱筑说。

「那我在你老公面前干你就不害羞吗?」我一面大力进出一面说。

「哎唷!~你坏死了,快点给我。」筱筑说。

「到底可不可以?」我继续逼问。

「好啦,我快痒死了」筱筑无可奈何之下勉强答应,我也不再欺负她,全速在她体内进出,让她的叫床声跟隔壁的叫床声应和,直到两人达到高潮。

我射精后搂着筱筑躺在床上,专心玩弄她的乳头,筱筑则拿着遥控器转电视,看着那些午后家庭主妇看的节目发笑,我不禁想到,在家偷情的家庭主妇是不是也一样这样看着电视偷情呢?想着想着肉棒不禁又硬了起来,这时我突然想到还没插过筱筑的屁眼,於是把手指移过去玩弄她的屁眼。

「干甚么啦,弄我那里。」筱筑抗议了。

「这边还没插过啊?」我说。

「哎唷,会痛耶!」筱筑说。

「jason没用过吗?」我说。

「甚么用啊,他只插过一次,痛死了,不过……」

「不过甚么?」我说。

「不过你老婆的手指以前倒是常用。」筱筑说。

「那就行了,现在换我来用」我说完就俯身下去舔她的蜜穴与屁眼,让她的淫水再度汩汩流出,同时在床头翻找,找到了一包润滑液。等筱筑开始兴奋,淫水流出来的量够了,我顺手把润滑液抹在肉棒上,对准筱筑的屁眼缓缓插入。
「痛!」筱筑看来真的是会痛,眼泪都差点飙出来,我赶快安慰她。

「慢慢来,等一下就不痛了」同时用手爱抚阴蒂转移她的注意力,等到她比较不痛时我再继续插入,不久她似乎习惯了,我开始缓缓进出筱筑的屁眼,渐渐的她似乎有点快感,我便加快进出的速度,但刚刚差点让她飙泪的经验让我不敢在她的屁眼进出太久,便拔出来要再插入蜜穴。

「这样好髒」这时筱筑制止了我,俯身下去用嘴清理了我的肉棒,再让我插入蜜穴,同时要求接吻,跟我平分口中的秽物,我也不像上次多p时那样闪躲她,尽力吸吮她口中的津液,同时尽力进出她的蜜穴达谢她,最后用狗爬式第二次在她体内射出,然后两人甜蜜牵手出门,我开车送筱筑回家接小孩。

(5)

回到家前我打了几通电话给昕仪,很反常的都不通,平常她都会等我下班一起回家,除非她要加班,那就会要我自己先回家。

一直连络不上她我只好自己先回家,到家时我发现昕仪的鞋子已经在鞋柜里了,正在疑惑她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就跑回家,也没去接小孩时,我看见主卧室的灯亮着,还有奇怪的声响,便悄悄走过去一探究竟。

赫然发现jason、昕仪与一个我不认识的男子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两个男
士相对侧躺,把昕仪夹在中间,也侧躺的昕仪一条腿被抬高,从股间的缝隙看进去,她前后的洞都已经被插入,还紧紧抱住面前那位我不认识的男士。

这时我心里有种複杂的感觉,一是发现自己竟不知相识相知那么多年的爱妻已变的这么淫荡,随意就找了外面的男人在我们的床上干她,还像恋人般紧紧拥抱,不知她与这两个男人已经往来多久;二是自己刚才其实也背着她跟她的好友上床,心里有点罪恶感,不过已经被这画面扫除,取而代之的是发现自己竟然不会生气,而是即使已射精过两次,肉棒依然猛烈勃起,我便不出声,默默的观赏这淫荡的画面。

随着两个男人的动作,昕仪口中也不断发出呻吟声,过不久那个不认识的男人在昕仪前面的小穴里射了精,jason便把昕仪翻成跪趴的姿势,自己继续干昕
仪的屁眼,同时要求昕仪替陌生男子做清除口交,这时陌生男子突然抬头看到了我,惊吓之於退了一步,jason与昕仪也分开面对我。

「george兄,非常对不起,没跟你打招呼就带朋友来陪嫂子玩。」jason开口
说。

「没关系,上次你一定让昕仪很满意,只要她开心我就开心了。」我这么回答,同时昕仪一面啜泣一面颤抖,似乎非常害怕我生气,jason与陌生男子见状
也不好继续,整理仪容以后先告辞回去了。

「你不会生气不要我了吧?」昕仪还是止不住泪水。

「我刚才说的是真的,只要你开心,心里还有我,你爱跟谁干,爱跟几个人干都可以,只是……」我坐到床上,搂住昕仪赤裸的身体,用手擦去她脸上的泪水,接着说:「只是刚才没报备又多被一个男的干的份你要赔我。」

「齁~原来你心里想的也是要多吃几个妹。」昕仪破涕为笑回答我。

「好啦,其实我刚才看你被干也硬了,来帮我消火吧!」接着就把身上衣物除去,把早就高挺的阴茎插入她的屁眼。

「啊~怎么一开始就插那边。」昕仪发出了埋怨。

「你那边刚才都已经被干到开花了,我直接插进去不是正好吗?」我说。
「啊~坏蛋,你才会把我干到开花。」昕仪说。

「其实我要跟你忏悔一件事。」我说。

「甚么事?」昕仪说。

「我刚才其实跟筱筑在宾馆干了一下午。」我说出了告解。

「啊~出差那么久,回来不先找我跑去找外面的女人,以后你不在我要让好多人来干我。」昕仪说。

「我在的时候还不是去给人干?」我取笑她。

「好啦!我要千人插万人干,给你戴一堆绿帽子。」昕仪开始假装生气了。
「不管怎么样,我都一样爱你」我离开昕仪的屁眼,清洁过后重新插入她的蜜穴,我决心今天好好的爱她,让她知道我的决心。那晚我鼓起余勇又射出了两次,虽然非常疲惫,但心里却有种前所未有的满足。

(6)

在那之后我恢复了正常的日子,过了几个月后某日我心血来潮问昕仪说:「你之前不是说要跟筱筑表演蕾丝边给我看吗?」

「甚么事不记,偏偏这种事情就记得这么清楚。」昕仪说。

「人无信不立啊!」我说。

「好啦,我问问筱筑哪时有空吧!」昕仪终於答应了。

到了约定的那一天,我跟昕仪看到筱筑与意料之外的jason跑来,jason还
说这种事情怎么可以不来见识,於是昕仪就拉着筱筑到旁边滴咕了一阵子。
进了房间以后要我们两位男士坐着不准动,只能看她们表演,然后两个女人就开始互相为对方宽衣,一边还不时捏捏对方的小肉肉,就像是高中女生的毕业旅行一样。除去外衣之后,我才看到两人穿的是同款的内衣,成套的黑色马甲、黑色小丁、黑色吊带袜,接着两人就开始接吻,互相挑逗对方的敏感处。

或许是因为同样是女人,知道对方的要害在哪边,两个人似乎比跟男人做的时候更快兴奋,不久两人的马甲与小丁都被对方除下,开始玩起了磨镜的游戏。
「好舒服,好久没这样了」两人异口同声的说,但没有持续太久,昕仪从包包中拿出了传说中的双头龙,拿出来时我跟jason都惊呼了一声,接着昕仪自己
戴上了双头龙后把筱筑压在身下,把另一端插入筱筑的蜜穴,然后像男人一样开始抽插筱筑。

「你今天怎么这么狠」筱筑抱怨。

「谁叫你老公不只干我,上次还多找了个我不认识的朋友来一起弄我,还前后夹攻被我老公看到,我吓都吓死了,你这叫代夫受过。」昕仪说。

「哎唷!jason都是你,爱玩害到老婆。」筱筑一面呻吟一面抱怨。
玩了一阵子以后两人似乎满足了,身体分开以后突然跑到我跟jason旁边,
把我跟jason剥个精光,再从包包里拿出些爱的小手跟皮鞭之类的道具,我正心
想这两个小妮子原来这么多花样时,突然听到一声喝令。

「换你们表演了。」筱筑说。

我跟jason正迟疑的时候,昕仪也开口说:「快点!不然等一下屁屁挨揍。」

「要表演甚么?」我问。

「不然你们互相吸老二好了。」昕仪说。

我跟jason面面相觑,正在迟疑的时候两人的身上都挨了鞭子,虽没受伤但
从那力道可以感觉到筱筑跟昕仪都是玩真的,只好勉强摆成69的姿势,互相帮对方口交。

把jason的肉棒放入口中后一开始感觉有点噁心,但过了一阵子后我开始觉
得有点好玩,渐渐体会到女人们帮我口交时的心情,加上同是男人的jason也吸
的我蛮舒服的,抗拒之心渐渐消失。

这时昕仪跟筱筑都跑过来参加战局,帮自己的老公对对方展开攻势,昕仪开始舔jason的阴囊,筱筑则对我展开毒龙钻的攻势,过了不久我渐感不支,同时
也感觉到口中jason的阴茎开始变大,似乎有要射精的趋势,开始想要逃脱。
没想到昕仪用手压住我的头不准我跑,就这样我跟jason互相口爆了对方,
我不敢造次,强忍腥味吞了下去,开始咳嗽了起来;jason则把我的精液吐在床
上,被罚要再舔掉。

「耶,这样算我老公赢了,忍耐的程度比较高。」昕仪欢呼了起来,同时跟我深深一吻表示讚许。

「哼!这么没用,平常都要我吃下去,现在这样就不行了。」筱筑假装生气,在jason脸上轻轻甩了一耳光,然后再爱怜的亲了他一下。

「现在我宣布输家的惩罚,输家要贡献屁眼,让另一个男的插,然后赢家的老婆可以用双头龙玩另一个人的老婆。」昕仪说完,jason发出了哀嚎。
「叫甚么叫,都是你害我们夫妻俩都要被干了。」筱筑说。

接着两个女生就起身做准备,主要是帮jason开发屁眼,让他放松,然后再
想办法让我再硬起来。接着筱筑示意我可以开始,我迟疑了一下,筱筑说道:「跟插女人的屁眼不是一样?」

一语让我豁然开朗,不再怀疑,jason一开始继续挣扎,后来似乎认命了,
不用两位女生继续压制。

我缓缓进入jason体内,感觉的确跟与女人肛交没有不同,便开始抽送,渐
渐发现里面有一个特别的点,用龟头顶到时jason会有特别的反应,我便刻意对
准该处攻击。

「这样插男生也会硬耶!」筱筑说。

「对啊!好神奇喔,还会流水出来。」昕仪附和。

「我们也来玩吧!」筱筑说完就趴在床上,让戴着假阳具的昕仪从后面插入。
一时房间里都是jason与筱筑两夫妻的呻吟声,这时我灵机一动,告诉jason
说:「jason兄,今天多所得罪,你现在插我老婆抵债好了。」

jason跟我便移动到昕仪身后,让jason可以插入昕仪的蜜穴,於是房间内
便形成一条人龙:我插入jason,jason插入昕仪,昕仪又插入筱筑。我动一下,
jason动一下,昕仪再动一下,如此连锁直到我跟jason都射精为止。
「这样射感觉特别爽也特别累,我从里到外都被你们夫妻俩榨乾了。」jason
一面喘气一面说。

「那你休息一下吧,老公。」说完筱筑把jason抱到怀里,开始充满爱怜地
轻抚他的头发,没多久jason就睡着了。

「老公,我刚才那么凶你会生气吗?」昕仪问我。

「不会。」我回答,然后又跟昕仪的玉体交缠起来。

后来我们四个人约好可以随意两两上床,想要男男或女女也可以,隔几个月再相约同乐,有时还会邀约别的男女一起参加我们的同乐会,一直到昕仪与筱筑都再度怀孕为止,至於小孩是谁的种,那已经不重要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