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成人小说 > 乱伦小说 > 正文

我的性生活和母親有關完(作者:不详)

作者:admin人气:549来源:

我是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人,身体条件,智力条件,经济条件,所以我是一个很自信的人。

  我今年30岁,是一个公司的经理,公司的业务也很成功,这一点我很欣慰,公司的董事长是我的母亲,她是这个公司的创始人,她很瘦,但是她给人的感觉并不是干巴的那种,她很有活力,全身都透出了精明和干练,她只所以创建这个公司当初完全是因为我父亲很早的过世,她为了打发寂寞而无心为之,没想到有现在的成绩。

  我同时也是一个拥有痛苦的人。我在我23岁的那一年大学毕业,同年和我一个青梅竹马,後来又在一个大学读书的女孩儿结了婚,我们互相深爱着对方,但是我们之间在我二十五岁以後开始了大多数夫妻共有那种生活的发展历程。吵架、冷战,再吵架,更长时间的冷战,就这样将近7年的时光就这样一点一点的耗尽了。

  说到这里,本想把我和我妈妈、妻子的名字告诉大家,但是因为这件事儿的真实性,况且整件事情的人物并不多,我就用我、妻以及妈妈这三个称呼来给大家交待这件事儿的经过。

  其实我们之间吵架,就是我和妻之间吵架没有任何复杂的原因,唯一的一个原因就是我的身体,我从我们结婚一直性能力都不是很强,十次性生活总有1~2次出现阳痿早泄的现象,当时归咎於年轻,经验不丰富。

  因为在我单独的时候我的能力强着呢,有一次皮都搓烂了,还没有射出来呢!但是我和妻子的性生活却一直都不是很满意,这一点我很痛苦,心里压力也必较大,到了二十五岁,妈妈催促我们赶快要孩子,这样她就可以抱上自己的孙子了。

  虽说妈妈已经49岁了,又有繁重的工作,但是她还是觉得自己可以带孙子。而且她也放言说只要我们有一个男孩子,她就把公司所有的权利交给我。这样一个资产上亿,员工过千的大公司对我和妻子的诱惑力确实都很强,这样无形中我们就加强了努力的力度和频度,狠快我开始出现不支的现象,发展到最後完全不能勃起。

  我和妻很多次偷着去医院检查,结果都是我们两个完全健康,如果有问题,就一定是心理方面的原因。这使我们两个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我从小到大都是在一个快乐的,宽松的,甚至有些恣意妄为的环境里长大的,根本不会有什麽压抑障碍,怎麽会产生心里疾病?这一点我的妻子可以为我证明,因为直至今日三十多年的日子里与我有关的任何重大的、轻微的事件几乎都和她有关系。

  因此,我不能接受这个说法,从那以後就不再去医院作检查、作治疗了。这样我的妻在最近的五年里基本上是没有性生活的状态度过的,这一点我可以保证的,因为她对我的爱基本上已经到了长进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的程度,她对我在这三十年里只有过一次撒娇,那就是从28年前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

  因此她是从来都不管我得情绪变化的,我们吵架并不是结婚後才开始,也是从二十八年前就已经开始了,但是我一直都不知道我为什麽会要对他那样的迁就,也许从小到大最喜欢她的就是我妈,也许我早就知道她将来是一定会和我睡在一起生儿育女的,也许是因为我过早的爱上了她?总之原因是不清楚的,但是我爱她不因我们吵架而改变。

  不管怎麽说,我得鸡鸡还是不能勃起,妻子已经很多次的为我做过闺房中治疗了,她买性感内衣,跟着老外的毛片里学着在我面前大跳艳舞,为我口交,答应我如果我可以的话她不怕疼,让我插她的屁屁等等。可是这一切还是无济於事,我依然阳痿。

  终於我的妻子失望了,它把精力完全投入到了公司的业务上去了,完全是像当年我父亲去世时候的妈妈,拚命的工作。後来她不怎麽回来了,天天的全世界的飞来飞去的,几乎完全接过了妈妈手里的工作,这样妈妈倒是闲下来了。

  这些年我们之间的事情妈妈也是有所耳闻的,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不可能保密功夫做的完全的天衣无缝的。这天,妈妈把我叫到她的房间,妈妈还没有起床,我去的时候妈妈正在穿上衣,「你把我得裤子给我拿过来!」「哦!」说实在话,今年54岁的妈妈看上去还想一个少妇,身材,脸面甚至最易老去的肌肤完全不输於我三十岁的妻子。看见妈妈雪白而富有弹性的肌肤,以及被乳罩包裹着的娇挺乳房,我久违的鸡鸡突然傲然挺立,吓了我一跳,我完全不知所措。很不巧的是这一幕刚好被正穿衣服的妈妈看见,她的美丽而又娇嫩的脸上突然现出了一抹红晕,说话有些犹豫。

  但最後她还是镇静下来说了:「你们两个的事儿我听说过一些,但不详细,今天我正好要去看医生,你和我一起去?」「我不去?我没病!」「从你结婚到现在,很多年了,如果不是她的毛病,你就一定要负起责任了!」「我自己会去的,你别管了!」「好孩子!张医生是一个很好的心理医生,接受她的心理辅导,对你来说并不太困难的,她是国内知名的专家,又是妈妈中学同学,我觉得他能够帮到你的!」「好的!不过我自己明天去!」我有确实想找一找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什麽心理疾病,但是我真的不是很想和妈妈一起去,多糗的事情,妈妈在一旁听着自己儿子娓娓道来的是儿子的鸡鸡怎麽不举?

  「儿子,你不懂了吧!」妈妈好像是看头我得心里了,「心理医生谘询都是单独的,而且私密性极强,如果你们之间的谈话内容在外界泄漏,你有权利控告她的,因此你不用担心!」妈妈还在打消我的顾虑。

  「好吧!」我没办法,终於和妈妈一起来到了医院。

  二、张教授的心理诊室是极为讲究的,一共里外四进的格局,病人等候区在最外边的房间,里面是护士和工作人员的工作室,中间有一个房间是空的,里面什麽也没有放,完全隔音,墙被涂成黑色,最里面有一个面冲海的大房间,有极大的落地玻璃窗。

  房子从中间被布局成了两个世界,一边暧昧,并充满了挑逗;一边是安静,从容,祥和。这两个部分之间没有任何隔断,但是任何人进来他都能够感受这两个世界的差别和中间那个无形的隔开。

  张教授把我叫进来以後,当我从完全黑的房间一下子走进来,我的视觉受到了莫大的冲击,我甚至能够厚感受的自己的身体一边冰凉一边火热。

  「进来吧!你妈妈刚才给我介绍了你的情况,希望我能够帮助你。我很同情你,同时我也希望能够帮到你,但是我告诉过你妈妈能够帮助你的还是你自己!

  你懂了?」「是的我懂了,张阿姨!」「那好吧,我们开始,你到这边来坐。」她把我引到了左边那个从满挑逗的房间正中间的一张非常宽大舒适的椅子上坐下,「你坐一会儿,我去换件衣服!」「嗯!好的。」这个时候,我仔细的看了看这边的布局装饰,这里除了眼色的变化,没有任何有关性的描述和画面,但是这里确实充满了暧昧的挑逗!

  这时,张教授开门进来了,啊!我得眼珠子都要调出来了,她穿了极其性感的衣服,样式,面料,以及颜色完全是正规的,和其它高档衣服没有任何区别,但是我看她一眼,却能够感受她的身体像液体一样在我的脑子里流动。一种慾望充斥我的血液。

  这时候,我再看她的脸,怎麽回事儿?怎麽会是妈妈坐在我得身旁,我能够感受到妈妈在我赤裸的身体上来回的抚摸,最後抓住了我得阴茎,我还能听见妈妈在喊着爸爸的名字,妈妈把嘴凑到了我的阴茎上面,一下子含住了它。这时的我心中有一个声音一直在挣紮着,喊着:不要啊!妈妈,我是你儿子!

  慢慢的随着我得叫喊,妈妈的影子逐渐远去,我也慢慢的失去了意识,我睡着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还在那张椅子上面坐着,而张教授刚刚从外面进来,和我刚来的时候的穿戴完全一样,进来就对我说:「对不起,刚才外面有一朋友,见面就聊了两句。要不今天就先这样,因为催眠需要很长的时间,我们再约,你看行吗?」「那好吧!」我一边回答,一边起身准备走,这时候我感到自己的裤裆内冰凉的,湿滑的黏液沾满整个屁股,我不禁的啊了一下,这时的张教授唇边泛起了一丝不易被查觉得的笑容,但是她还是做出了惊讶的样子问我:「怎麽了?」「哦!没什麽,可能坐的时间久了,猛一起来有点头晕!」我出来见到妈妈,平时高贵严谨的妈妈见到我出来,突然慌乱起来,而且脸也是红红的,我走到跟前对妈妈说:「我们走吧!」她才很机械的对我说「走吧!」我推说自己不是很舒服,不想开车。(其实是因为裤裆里又凉又粘,不舒服。)就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了,妈妈开车。

  开始的时候,我们的情绪都慢慢的开始平稳了,可是当车子驶上公路的时候,车内的温度慢慢的暖了起来,这时我才感到了自己的又一大错误,因为这个时候我闻见了自己裤裆里慢慢散发出来的精液的味道,这时候的妈妈突然荒乱了一下,我知道妈妈肯定也闻到了这股子味道,我得心里尴尬的都快要晕过去了,简直想快快的逃到天边去。

  我正想和妈妈说自己想到後座躺一会儿,可是我那总是不争气的鸡巴在这个时候又一次暴怒勃起了,我都快晕了,也不敢提出停车到後座的要求了,只好就这样的挺着到家再说了。可是妈妈在这个味道熏陶下,感到越来越不自然,车速渐渐的快了,我只好闭上眼睛听天由命吧!好在我们安全的到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和妻的情况并没有什麽改变,偶尔一次她在家住的时候,我照样的不举、不能、不堪,这使得本来已经心情沮丧到了极点的她心里更加难过了。

  这日我听她在给妈妈汇报美国分公司筹建的情况,想下个月去那里视察,顺便在那里呆上一段时间,考察一下市场。後来妈妈挽留了几句,後来也就同意了,她实在没有办法想出一个好的理由对媳妇解释。

  临行的那天晚上,爱我又有点恨我的妻子,主动的挑逗我,想做出最後的努力,可是一切无济於事,我得那个东西像面条出入她的口中,毫无生气。正在她准备放弃的时候我看见了妈妈在我们的卧室门口出现了,她正准备推门进来(因为我得无能,妻子很长时间已经不介意我们两个睡觉的时候是不是关门了)。

  看见妻子正用嘴含着我得鸡鸡,她一下子呆到那里了,而这时的我看见了妈妈,那个东西一下子居然神奇的硬了起来,我也来不及想这是为什麽了,我把妻子一下子推倒在床上,把鸡鸡对准她的小屄一插到底,妻子在惊讶、惊疑、惊恐中一下子紧紧的缠住了我得身体,享受着久违的充实。

  而还在门边的妈妈惊奇的看着了这个全过程,只看得她粉脸通红,正准备离开,这时她看见了儿子眼中哀求得眼神,母子心灵是相同得,她知道儿子不想她离开,也知道儿子心里这一会儿想得是什麽,更知道也许儿子想推倒得那个……。

  想到这里她真的有点站不住了;可是她还是站住了,她没有走,她倚在门框上承受着煎熬,知道儿子把媳妇干得不能自持得开始说话了:「老天啊!我得男人,你,真的是你吗?我要死了!……啊……」在儿子发射得那一刹那,妈妈赶紧得离开了,她几乎是小跑着会自己得卧室的,几十年在商海历练得镇静这一会儿完全失去了作用,从儿子今天的表现她知道那天张医生说得完全是对的。

  那天给儿子催眠以後,张医生让她也进入了治疗室,可是就在治疗的过程中,儿子道出了自己深藏在心里二十余年的秘密,使得她在张医生的面前异常尴尬,不过张医生倒是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

  那是二十一年前的冬天的晚上,也就是丈夫去世一周年的那天晚上,由於外面大雪压断了电线,室内的温度骤降,妈妈只好把儿子叫过来和自己同睡,为了取暖,他们彼此都穿的很少,这样再裹上厚被子,还是挺暖和的。

  朦朦隆隆中,自己的老公好像是回来了,他温柔的抚弄着自己,挑逗着自己久违的春情,这时候的她俯下身躯,含着了老公的鸡鸡,感到一种久未有过的充实,这时候的她很激动,她想和老公真的完成一次,她不顾羞涩的垮了上去,可是原本好粗好长的老公的鸡鸡怎麽一下子变的很小了,她对着自己的屄口塞了又赛,可是怎麽也不能进去,有的时候进去一点,也像是一根牙签一样的不过瘾。

  突然她听到有人在喊妈妈,她一下子惊醒了,看见自己骑在儿子身上,儿子的刚才九岁的小鸡鸡在自己的屄缝里,但是没有进到自己的阴道里。她的头翁的一下,不知道接下来该怎麽办,因为她明确的看见儿子是醒着的。很快,她知道一定不能使儿子记得这件事情,她就模仿着睡梦的样子一边一边的强调告诉儿子刚才是在做梦!

  这样当儿子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神情虽说是有点茫然,倒也没有问什麽事情,慢慢的这件事儿的阴影在她的心里也淡了,因为儿子好像真的不记得那件事儿,这使她感到很欣慰。同时从那一次以後,不管遇到什麽样的情况,她都不再和儿子睡一张床了。

  没想到饶是如此,还是在儿子幼小的心灵上留下了伤害,她今天感到了很伤心,也感到了很大的冲击。不过儿子的记忆毕竟是有限的,在催眠的情况下也只能记起自己吃他的鸡鸡的那一段,这样在外人面前自己不能够算的上特别的尴尬!

  毕竟自己和儿子有性器官的接触的事儿并没有人知道。

  张医生知道了病因以後,知道她希望这件事儿不要太过与张扬,仅限於她们两个知道,更不能扩展到她的儿媳妇,希望她能找一个适当的机会,亲自和自己儿子谈一谈,把这个心理上的结解开,这样,儿子的病也就自然的会慢慢的好起来的!

  但是妈妈怎麽也没有想到,今天在儿子两口做爱的的时候我,被自己撞见了,儿子那个阳痿的毛病居然马上被克服了。

  这时候,在床上忙活的我真的害怕她离开了以後我的毛病会有从新的回到我得身上,我用眼神哀求她不要离开。妈妈真的就站到那里一直等到我射精的高潮来临忘情的呼喊的时候。说实在的,由於这种感觉久违了,我爽的很畅快,我没有注意到妈妈是什麽时候离开的。

  妻子温柔的都快要挤出水了,由於她很想怀孕,所以,不敢马上站起来,即便这样还是找来床边的卫生纸给我清理着鸡鸡上的黏液。我自己的心里则在祈祷希望我这一次真的好了,站起来了!

  妻子退了机票,推迟了行期,而且还取消了在美国那边的休假计划,虽然美国之行一定要去,但是多则两个月,少则一个月肯定能回来。

  但是在接下来的一周的时间,我又开始像以前一样,完全不举了,我很痛苦。

  我以为自己好了是因为我一直在吃药,那天妈妈在场完全是给我一个更加刺激的巧合。可是後来这几天的实验证明并不是那样的,虽然妻子一直在鼓励,可是并不成功,我不能完全的释怀,因为妻子毕竟是退了机票,推迟了行程,来企盼自己延续辉煌!

  可是怎麽才行啊?我只好求助於母亲了。

  这日上班的时候,我来到了董事长室,和妈妈说起了自己这几天的经历,也说出了自己的苦恼,但是我并没有要求妈妈在我性交的时候能够出现在我的房门口,我只是说自己准备晚上10点左右再和妻子试最後一次。

  三、妻子拿了明天的机票,晚上我们一家在外面吃饭,妈妈的心情有点飘忽不定,我知道妈妈为晚上的事情烦恼。我内心感到非常的歉意,但是我不能表达出来。

  回家以後,我很早就去床上养精蓄锐,我告诉妻子不要超过9点半来睡觉,我希望的是她能给我半个小时的调情的时间。妻子从那一次以後很顺从,很准时的来到我身边。

  我温柔的抚摸她,一个个的解开她的钮子,一点一点的脱她的衣服,妻子在我的温柔和挑逗之下,完全的失控了,从她的嗓子里不是的发出了压抑的鸣叫般的呻吟,这时我们房间的气氛已经很淫靡了,可是我得鸡鸡还像一条肉虫那样垂着头。

  当妻子进入了忘我的状态是,我还是不能有丝毫的抬头,自己这时候很丧气,觉得刚刚建立起来的一点点信心一下子消解无影无踪了!就在这时候,我看见了房门被慢慢的推开了,妈妈穿了一件很性感的睡衣,站在门口,用她那诱人的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我。

  当我和妈妈的眼神相遇的时候,我得鸡巴一下子站了起来,我戳进了妻子早已泛滥成灾的屄穴,妻子很大声的叫了出来,感觉的是在释放长久的压抑,在她的脑子里完全不在顾及楼下的妈妈是不是能够听见了!

  当我的插入妻子的阴道是,我看到妈妈身子也收缩了一下,做出了一个承受冲击的动作,虽然妈妈是下意识的,可是我更加的兴奋了,像是脱缰的野马,在妻子的身上驰骋,这时候站在门口的妈妈好像已经站不住了,缓缓的靠在了门框上,长长的出了口气。

  敏感的妻子很快泄出来了一股温热粘稠的液体,从我的龟头浇灌到我的阴茎体上,我也被着从未有过的快乐包围,这时我抬头看去,妈妈已经消失在楼梯口了。强烈的失望从我的心中泛起,我不再能勃起了,我得心了好像响起了一个声音,我真的不能再在妻子的屄里抽插了,我软了。

  好在妻子已经达到了空前的高潮,她以为我同样也射精了,没有任何怀疑的享受自己高潮的余韵。在她看来这时她此一生最美好的时刻了,她将带着快乐的心情去美国。

  妻子走後的日子我和妈妈相处的比较尴尬,妈妈有很多次都想要叫住我说些什麽,可是最後只是张张嘴,什麽也没有说。可是这一段时间我得情绪反倒是比妻子在的时候更坚的彭湃。

  很多时候仅仅看看妈妈那曼妙的背影,我得鸡鸡都会硬的像根铁棍,但是大多都不能长久的坚持,即便是和妈妈一起看电视,也不能集中精神硬5分钟。但是我很满足,因为这毕竟是我得进步。

  最後还是妈妈不能忍受我们之间的尴尬,因为她知道张医生给她的建议,她也知道自己和儿子之间的症结在那儿,所以她必须面对自己的儿子。

  「儿子,你可以到我的房间来吗?我有话想和你说。」妈妈的房间是个套间,外边有一个专用的会客室。

  「好的!我洗个澡就来!」妻子走的第十天的早晨,我刚起床,妈妈这样叫我。这天早晨我很高兴,因为我第一次发现自己有了晨勃现象。

  我洗完澡,穿着睡衣来到了妈妈的房间,妈妈已经在会客室的沙发上坐下了,她让我坐在她的对面。

  「儿子!首先我想解释一下第一次我出现在你们房间的那件事儿!」「不用了妈妈,我知道你是无意的,可正是你的无意使我找到了我自己的症结所在,这就够了!」「不是你想像的那样!」「妈妈!今天我们既然说起了这件事情,我们还是说开了吧,其实我记得二十年的事情,可是我不怪你,你亲我得时候我醒来,後来你又拿我的鸡鸡在……」「别说了!你别说了!妈妈现在就想死!」「我要说,我觉得我说出来了就都会好的,你又拿着我的鸡鸡在你的阴部蹭来蹭去,当时这一点的过程我是很模糊的,因为我根本不能懂得它的意义,所以我很快就模糊了这一段记忆,但是我总是能够清晰的记起你吃我的鸡鸡,因为我感受是你要吃掉它,我很害怕,所以我就喊了你,後来你反覆的告诉我这是梦,再後来我就真的以为这是梦了,真的妈妈!直到前几天你的同学要给我作治疗,没有做成,但是我在那儿睡了一觉,在那里我回忆起了很多事情,包括你吃我的鸡鸡!」「你当时没有记起我拿着蹭那一段吗?」妈妈很艰难的问出了这句话。

  「没有,但是我们没有想起来,真的我想不起来的。只是後来你在我们的房门前,我猛地插入你儿媳妇的时候你猛地抽搐了一下,使我想起那天晚上你好像也有这样的的表情!」「啊!我得天啊!」妈妈纵情的哭了起来,她知道当时那天晚上儿子幼小的鸡鸡肯定是进入自己的屄里了,要不自己不会对那一个动作那样的反映强烈。

  终於一切都说出来了,儿子体贴自己并没有让自己去说这些说不出口的话,也许儿子不是有意的为自己解忧,但是结果是一样的,儿子的心结解开了,自己的心结也解开了,一切的生活应该会走上正轨的吧!妈妈这样的的企盼着!

  这些年她一直都努力的在商海中打拚,有了这样的成就,可是现在她知道了,这一切的一切都不如得到儿子真切的眼神,使儿子健康成长,家庭对於一个女人来说真的就是一切。她今天晚上终於可以安稳的睡着了。

  儿子走了,一个人去了公司,而妈妈没有去,她一个人在家纵情的享受回忆带了的乐趣,因为这多年来她一直都不敢去回忆,因为她的回忆中必然会涉及到那天晚上。现在她可以安静的想像自己的过去了!

  快到下班的时间了,她不时的看看墙上的挂钟,完了再看看大门口,像一个最最普通的母亲企盼着儿子的归来,她几乎被这种幸福所淹没,她知道这就是普通人的快乐,是世间最美的事情。她不能再等待丈夫下班归来了,等待儿子也是一种同样的快乐。

  儿子回来了,这时候的她把佣人全部打发走了,她要亲自为儿子做饭。

  终於可以吃上妈妈的手艺了,这种感觉我已经有将近二十年没有感受过了。

  我为之陶醉,一切因为一次错位导致的症结全部解开了,我和妈妈都能够感受到彼此的快乐。

  但是很快我就感到自己身体的变化,这给我带来了烦恼——我本就宽松的睡衣被已经硬的像铁棍的鸡巴支成了老高的凉棚。我害怕妈妈看见,可是妈妈还是看见了,开始是微笑,後来可能是意识到我妻子今天晚上并不在家,那个微笑顿时凝固在了脸上,替代的是两抹红霞飞上了她的脸颊。

  妈妈已经54岁了,可是一直以来她给我的印象就像是一个永远都不知道疲倦的工作机器,而且有永远用不完的精力和那张永远年轻的脸。我知道妈妈还有例假,这也许是妈妈保持年轻的密决吧,妈妈一直都在医生的指导下定量的服用这雌性激素。

  可是这也正是我新开始的烦恼所在,因为我不知道今後妻子对我的刺激是不是能够顺利的使我从心理障碍中解脱出来。我不能总是要依靠妈妈这个起动机吧!

  而且这对妈妈也不公平,看着自己的儿子在狂乾儿媳,而且必须看着,这就是一种痛苦啊!

  和妈妈的晚餐是在一种特别的气氛中度过的,虽说并没有什麽特别的事件发生,可是二人的心中一直都很别扭,很快我们像逃一样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这时的客厅是安静的,四周也十分的安静,可躺在自己床上的我却不能安静下来,我得心跳的像是动画片里一样夸张的凸出在衣服外面,我得手完全不知道放在那里合适,可是它还总是不自主的会伸进档内,去触摸那一直都处在坚硬状态的鸡鸡,这时候我惊异的发现我从吃饭到现在已经不间断的硬了将近两个小时了,我好了,我真的好了!我想把这个消息告诉妈妈,可是我不知道该不该去?

  我还是兴冲冲的走到了楼下,这时我看见妈妈的房间门是紧闭的,我放缓了脚步,我犹豫了,我知道我要和妈妈说的那件事情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当我看到妈妈的时候,那个东西本来就会硬的,可是一旦没有她的时候我就不行了。

  这一点我前面的实践中已经证实了,我现在还有必要告诉她这些?可是我为什麽想到妈妈的房间去呢?我为我想去妈妈房间而感到羞耻,也感到兴奋,同时也很犹豫!

  我慢慢的在妈妈的房间的门口徘徊,已经是午夜1点多了,我在这里已经走了快两个小时了,我多次告诉自己回去吧,可是一次一次的被心中的那种慾望给叫了回来,在这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我也注意到妈妈的房间里的灯光开关了好几次。我知道妈妈也没有睡着,她一定知道我在门外,可是妈妈的门始终紧闭着!

  妈妈的灯光又一次打开了,这时候的我感到心又要跳出来了,可是久久的,那里面并没有任何动静。我知道我应该回去,回到我的房间,回到我的生活中去,不管妈妈的肉体对於我有什麽样的意义,我都不能真的走进那扇门,毕竟一旦我走进起了,我得生活就不能在像以前那样平静了。不管我们做得有多麽好,都不可能瞒的过同在一个屋檐下的妻子,而且我们也不为社会所容,我回去吧!

  但是我不想回去,我现在觉得我唯一的人生渴望就是那扇门里隐藏的快乐,不管它会有多麽邪恶,多麽的为社会不容,我都会为这件事感到骄傲,我为我的快乐,我的渴望,我的理想无怨无悔的付出!

  不对啊!你也不能太自私了,毕竟是妈妈,又怎麽能够这样去想你的妈妈呢,她是一个优秀的纯洁的女人,她为自己的儿子可以付出一切,你难道还要她为你付出身体?付出屈辱?这样做真的是禽兽不如啊!

  不对啊!何谓禽兽?我和妈妈做爱不会影响到任何人的,这一点是真的是对於妈妈的屈辱吗?当站在我们的房门口的时候,我分明从妈妈的眼神里看出了渴望,看出了超出母亲对儿子的感情,难道性的快乐发生在母子之间就不再是快乐了吗?

  就这样我在天人交战的时候,妈妈房间的灯光再次熄灭了,我的心中彻底绝望了,看样妈妈的心里是排斥这件事情的,我一直在累积的信心也一下子垮掉了,我原本的天人交战完全化为了沮丧,我慢慢的转身准备上楼去。

  这时我听见「吧嗒」一声,妈妈房间的门开了个缝,里面就在也没有动静了,这时的我完全被这突如其来的希望所吸引,我不再犹豫了,坚定的推开了那上门。当我关上门的时候,听见在身後有个声音:「从现在你不要再睁开眼睛好吗?我是你的妻子!」四、当清晨第一缕阳光从窗帘的缝隙射进来的时候,我还没有进入我得梦乡,昨天晚上我和我得「妻子」有了有生以来的最完美的夜晚。我的这个「夜晚」从午夜开始到现在还没有结束,「妻子」,也就是妈妈已经有好几次央告着要我离开回自己的房间了,她说她做为我得妻子,已经完全不能承受我如此疯狂,如此丰沛的滋润了。

  可是当我再一次要求的时候,她还是不能狠下心了拒绝,最後只能婉转承欢。就这样的当我真的睡去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2点左右了,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我看见床头柜上有一个纸条:「老公!你该回到你的生活中去了,你该回覆昨晚以前的身份了!」我看了纸条,不知道该是高兴,还是伤感,我不能自已的哭了,感触自己着三十年来的生活,感触自己这三十年来的心路历程!

  在那之後的两天时间里我没有见到我的妈妈。她从我得生活中消失了,手机关机,所有她常去的地方都没有她的踪迹,我很担心她,但是我知道她不会有事情的,她不会为那晚的快乐後悔!

  当第三天上班的时候,我看见董事长的房间开着门,我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狂喜,我飞快的跑过去,看见妈妈正在那里收拾东西。看见我的时候妈妈的脸上似乎泛起了一丝红晕,但是很快的平静了,「儿子!你来了。」妈妈把「儿子」两个字叫的很重,我知道妈妈在提醒我什麽,我也红着脸低下了头。

  很快公司的职员陆续的到来了,这时候我才知道妈妈已经通知了召开全体董事会,在会上妈妈宣布辞去董事长的职务,改有我担任,相关手续在她从美国考察分公司组建情况回来以後办理交接,在她离开的这一段时间了当让我行使董事长的权利。

  我很震惊,可是妈妈并没有给我任何了解的机会。妈妈搭乘当天晚上的飞机离开了!我的心里明白,我给了她太多的压力,她毕竟承受了别人不能承受的事情,虽然说不上一定是痛苦。但我想妈妈需要冷静!

  工作的压力对我来说现在是最好的良药,他能解脱对妈妈和妻子的思念,这一段时间好像和妈妈完全失去了联系,倒是妻子每天晚上都会有电话打来,她说分公司组建顺利,妈妈要她在这边购买了一栋别墅,而且装修工作已经开始了!

  我和妻子都不是很理解妈妈为什麽这样做!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妈妈离开将近两个月了,我这一段时间偶尔也会和妈妈在电话里聊一聊天,能够感觉处妈妈的情绪不错。这一天,突然妻子打电话,转告我说妈妈和她乘明天的飞机回国,而且妈妈的身体好像不是很好,总是无缘无故的乾呕,让妈妈去看医生,可是她坚决拒绝了,她说自己没事儿,只是胃肠有些不适而已。

  妻子还转达了妈妈的几个决定:1、召开董事会,正式办理董事长交接手续,妈妈改任公司监事。2、并对外公开招任公司的总经理。3、妻子由公司的副总经理改任公司财务总监。参与懂事会。另外妈妈还要公司给她订了一周後的返美机票。

  看样子她真的要离开我了。我的心理上泛起了丝丝阴影,可是我知道自己的错误给妈妈造成了伤害。可是有好多疑点我看不懂,因为通过这两个月的观察,我觉得妈妈好像并不是特别痛苦的样子,相反好像是挺快乐的,只是这几天情绪上面有些波动!

  公司的事情一切进展的顺利,妈妈也没有在国内多呆一天,可是我能感觉得这一次妈妈回来以後看我得眼神真的很怪,我真的读不懂她心里所想,不过我开始後悔那天晚上的冲动了!如果不这样的话妈妈也许不会离开啊!

  妈妈要去机场的时候,没有让妻子到机场去送,说是有几项税务方面的紧急业务需要她处理,虽然妻子并不是不能抽出时间,但是妈妈坚持说公司刚刚变动,不要出差错,让妻子留在公司,妻子也不好在坚持了。这样就有我一个人送妈妈到机场。

  当我们上车以後妈妈升起了前後座之间的玻璃,这样我和妈妈就拥有了1个小时的私密时空,当车子稳稳的行驶在机场高速的时候,妈妈突然吻住了我,忘情的说:「不要做我的儿子了,做我的老公好吗?我在美国那边从新建了一个家,你每年只要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来陪我好吗?」「啊!原来你早有安排,我以为你为那天晚上的事情不能解开心结,想永远的离开我呢?」「是的,我开始是这样想的,我觉得我不能接受我自己,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淫荡的母亲,居然勾引自己的儿子,而且还在儿子的身下一次次的达到高潮、忘情的呼喊!我真的不能原谅那天晚上我起来给你开门的行为。可是现在我不同了,有一件事情给我了很大的震撼,我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决定为我的想法付出努力!」「那是什麽?」「就是我为我长期服用雌性激素这一行为得到了惩罚。」「怎麽,不会吧?你身体不是没有什麽吗?不行我不能让你孤独的到异国他乡………」「停!你想那儿去了,傻孩子,我说了你可不要过分激动,听着吗!我怀孕了!」「什麽?什麽是怀孕?……啊!不会把?和我有关。」「看你,妈妈二十多年都没有过男人了,不是你会是谁?不过我很担心我高龄孕妇啊,而且现在我不想让它终止,不管你同意不同意我都要把他生下来!因此我需要一个好的医疗条件,一个新的环境!」「我知道了!谢谢你妈妈!你是我们家的功臣啊,孕育着我们家两代男人!」「行了!你接受最好了,所以要经常飞过来陪我!」「好的!不用你老人家交待!」「什麽?我老吗?」「不是!宝贝不老!」「哈哈!叫自己妈妈宝贝,不害羞!不过妈妈喜欢你这样叫我!快到了,不要去里面送我,妈妈会不舍的做出过激的动作的!」「不!我要去!我不怕!」我一再坚持。

  「好的,但要远远的看着我登机!」汽车终於到了,我目送着妈妈的飞机升入了蓝天,我开始憧憬美国那里美好的生活!

  五、尾声回到办公室,我很兴奋,我感谢老天对我的眷顾,这时的我也充满了激情,我把妻子叫到了办公室,当妻子过来的时候,我关上了门,把她按倒在办公桌上,和她疯狂的做爱,妻子惊奇於我的勇猛,同时也受到环境的刺激,达到了空前的高潮,居然虚脱在我得办公室,好在我的办公室是套间,她在里面睡了一下午,才堪堪的能够走路,当她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温柔!

  很快,我得公司又要招一名财务副总监了,在总监产假期间履行财务总监的职责!

  (完)